Echo

YOI大好!

【维勇】Trade Heart for Heart 01

姮姒_LL:

突发新坑。ABO设定,34岁Sugar daddy维X19岁Sugar baby勇,雷这个题材的请慎入。


基本就是一个穷得要死了的勇利求包养碰上自己男神的故事。嗯。真的如果雷请慎入。


文末的歌是The wanted的Glad you came






【一】


当胜生勇利接到那个私信时,他还在微积分课上疯狂记着笔记。他的电话忘记关成静音模式了,而来自网站的私信提示音就在讲台上老师的讲课声间隙响了起来。勇利搁下笔,赶紧拿出手机来,然而当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提示信息时,他搁下笔,叹了口气,交叠起双手,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胜生勇利,19岁,一个随处可见的男性beta——哦不,现在应该改为omega了。连勇利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19岁的时候突然变成omega,而前几天因为发情期的突如其来他还引发了一场事故。在相熟的一位老师的说情下勇利没有被退学,但还是交了一大笔罚金,还被取消了奖学金。那付光了他下面半学期全部的生活费,而那场事故过去后,遭受讥嘲的人是他。


胜生勇利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恢复平静。变成omega之后的生活变麻烦了,勇利不禁觉得整个校园都充满了恶意。他甚至仍然和原先的beta室友们住在一起,而没能搬到omega宿舍。几乎整所学校都认为胜生勇利是一直在伪装成beta的,因此就连omega也拒绝接受他。试着去打工,可是当招聘方看着简历上的亚裔omega的资料,就基本都表示不予录用了。更何况,打工的收入也不足够支持他的学业。


终于在某一天的夜里,在整栋楼的同学都去参加派对了的时候,勇利去浴室冲了个澡,打开窗子通风,在春季的晚风里坚定了信念。


他要继续念书,明明为了出国留学还留级了一年,不能在这种时候半途而废。


而为了这个,到底什么才是必需的呢?


思忖良久,勇利打开了电脑,登上了一个网站。


在注册栏填上姓名年龄,上传照片,选择性别。


“我是一位”——omega


“我想寻找一位”——alpha


然后他点击了确认。


——最后决定要找个Sugar Daddy,勇利对着“提交成功”的提示语,把脚后跟踩在座椅边缘,额头搁在膝盖上。


大概只能用这种危险又见不得光的方式,试试看吧。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接过助理交给他的酒店房卡,点了点头,就下了车,踏进了旋转门,他走过大堂,按下电梯按钮,摸出手机来。


来自自己弟弟尤里·普利赛提的信息:“到了吗?”


“到了。”维克托回复道。然后他揣起手机踏进了电梯了。


头一天被通知外派到底特律出差,当上司问他什么时候能动身,给出的答案是明天——这就是维克托的行动力。像是从没有人能捕捉到他的影子似的,维克托吩咐助理帮他定好酒店,就收好皮箱来到了美国。


这次外派的时间是九个月,接近一年的时长。维克托坐在头等舱的座位上,往外看着逐渐变小的圣彼得堡突发奇想。他抬手叫了一杯红酒,端着酒杯观察里面酒液的流动。


要不要开始一段关系呢?最好是不需要有瓜葛的,九个月之后他说脱身便可以离开的那种。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某个人长久交往过了,维克托想了想,觉得可行。


不然为了工作,把生活都牺牲掉了,多不值得。


酒店是他亲自挑的,条件无可挑剔。维克托打开手提电脑回了几封工作邮件后,想了想,凭印象输入了一个网址,居然成功登陆了。


他挑了下眉,然后浏览起网站的信息来。


基本就是由照片、年龄、性别一系列信息构筑起来的基本印象。维克托照单往下浏览着,男性beta、女性omega、女性beta、男性beta……维克托没想到在这种地方beta反而会比较多。有些照片一看就不太真实,有些照片经过了一些修改和遮挡,维克托本着信一半的原则浏览着。大家都不会选择在这类网站上放太实在的照片,保护自己隐私也是件颇重要的事。维克托放的照片是一张侧脸照,刘海遮住他的眼睛,只能看见高挺的鼻梁和下半张脸。但是就这样也没人会觉得维克托不好看。


然后突然,像春季野林里掠过视野的一只松鼠时的,下拉的鼠标滑过了一张照片,维克托停住手倒了回去。


男性omega,照片上的人是个黑发男子,刘海刚刚盖过眉毛,戴一副靛蓝色半框眼镜,褐色眼睛,脸颊有点婴儿肥。他眼神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轻轻抿起的嘴唇上,涂抹着一层倔强。


又清纯又倔强,和Sugar baby一点也不搭配的形容词。


维克托记下了这张照片,然后继续浏览着。


第二天,他给这个账号发送了私信。


这条私信直到中午才收到了回复,内容也很简单,就简单的一句“Hi”,维克托皱着眉想了一会,只好主动和他搭起了话。


对方是个拘谨的人,遣词造句都很考究,维克托也不是英语母语者,他猜测这个男生也不是,但是和他聊天很舒服,维克托问了对方喜欢的音乐和书籍,又问了问喜欢的影星。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判断一颗原石的属性,或者在叫醒一只刺猬,一点一点敲打着他的外壳。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向追求高效,但直到现在也觉得厌烦。


当男生刚刚回答说最近看过的电影是魔戒三部曲时,维克托还没想出,就被他反过来问了个问题。


“我想请问一下……”屏幕上他的气泡跳出来这么一句,显示出小心翼翼的语气。


“什么?”维克托回复道。


“请问您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吗?”他这么问道。


维克托对着屏幕看了一会,然后往后闪了闪身体,发出了Wow的一声惊叹。


 


勇利觉得自己可能问错话了。


在他问了“请问您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吗”之后,私信界面就再也没有更新过了。他盯着和他聊天的那位先生的头像,咬住了下嘴唇。银发,侧脸轮廓很像,男性alpha,年龄34岁,全部没错。


来底特律之前生活在圣彼得堡,但在巴塞罗那出差了一段时间。喜欢The wanted乐队,喜欢老电影,沉迷黑帮题材,全部都没错。这就是他了解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他从这人的社交网络主页推测出来的内容。勇利想着吞了口口水。


抬头看向面前的书架,在专业书和小说中间有一个文件夹,里面是关于维克托的所有剪报。他的自拍和照片、出席的商会酒会图片、人物访谈、他的论文和谈判案例,都被好好地收在这个集子里。勇利没有把它拿下来,而是再一次刷新了通信界面。


终于有新消息出现了。是一张图片,加载花了几秒钟,等照片打开了放大在勇利面前时,男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男子背对电脑屏幕拍了一张自拍,正脸,穿敞开两粒纽扣的白衬衫。那张脸毋庸置疑是维克托,而电脑屏幕上,就是他和维克托的聊天记录。他难以置信地掩住嘴。


约个Sugar daddy居然约到了自己男神。


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把脸缓缓埋进掌心,默默念了句:“不会吧——”


那个在课堂上曾响起过的提示音就又响了一回。勇利抬起头看向屏幕。


“你认识我?”对方问道。


并不认识。但是勇利选择现在的专业是因为维克托,为此不惜留级了一年准备出国,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对他的感情——说喜欢勇利觉得自己配不上,说崇拜又显得太蠢了。他想了想,回复道:“我是读国际贸易专业的,上课时老师讲过您的案例。”


维克托对着这行字笑了笑。真是一本正经又乖巧的答案,如果不是现在正在交友网站聊天,维克托几乎要觉得这个男生是在自己讲座上提问的一个听众了。


他抱着几分戏谑心思,发信过去:“这样啊……”


“那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不如,见个面谈谈?”


发出了这条,维克托交叠起十指,撑在下颌处等着对面的回应。


“诶?!”勇利刚端起水杯喝一口水,被维克托的这句话一惊,手一抖,半杯水都洒在了身上。


他赶紧放下杯子,抽了几张纸巾吸着过多的水分,好不容易处理好了,维克托又催了一遍他的回复。


可是如果有选择,他绝不想做维克托的Sugar baby。再怎么说也是男神,勇利跨不过这道坎去。而且拿男神的钱,勇利觉得自己良心不太过得去。


但是他现在的确需要钱。勇利靠在椅背上搓了搓手,又搓了搓脸,抿起嘴唇想了一会,然后才回信道:“好。”


且答应下来了。如果最近解决不了日后生活费的问题,他可能连这个月底都撑不下去。勇利又端起水杯,把半杯水一饮而尽。


“好!那我等下安排一下工作联系你好吗?你明天有课吗?”来自维克托的信息。


“明天下午三点以后我都没有课。”勇利回复道。走廊里开始传来大声的交谈和欢笑声,派对应该结束了。勇利赶紧退出了网站爬上了床铺。没一会他的室友就回来打开了门,同时进来的还有其他几个beta,勇利插上耳机蒙上被子,用手机打开了网站。


“那我们明天五点碰面吧,”维克托的信息已经发过来了,“地址是这个,你认得路吗?抱歉我明天不太有空去接你。”


勇利回了句没关系后就打开了地址,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家五星酒店。


第一次见面就……去宾馆吗?勇利翻了个身,不住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心跳,可是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热起来了。


“还有问题吗?”维克托再次发来消息,“还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胜生勇利,”勇利回复道,想了想又把自己的号码打了上去,“这是我的私人号码。”


总要拿出一点诚意来。他想着。


时间已经快接近十二点了。可是自己几个室友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勇利也不想再生事,戴上耳机和眼罩,尽力给自己营造出安静的环境。


“好的,那么勇利要休息了吗?”


这信息使得勇利再次脸红起来,刚刚交换过姓名和电话,对方就去掉了姓氏,亲昵地叫他“Yuuri”,连周围同学也没几个叫他勇利的。早知道维克托是个温柔的人来着。


“是的,先生也早点休息吧。”勇利回复道。


“好,勇利晚安。”对面的回复很快。“Night night”这样的用词使勇利不由自主微笑了。被冷漠包围太久,今晚突然尝到温情,男生连呼吸都不禁放轻了些。他也回复了一句晚安,然后拉下眼罩盖住了眼睛。


耳机里播放起The wanted的歌,这支乐队是维克托颇喜欢的一支。音乐声隔断了房间里的喧闹声,歌词不自觉流淌进了男生的心里。


“The sun goes down


The stars come out


And all that counts


Is here and now


My univers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I’m glad you came


I’m glad you came……”




【Tbc】

评论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