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

YOI大好!

【维勇】School?(学院paro设)

好像不錯看//

以太marina:

学院paro,想搞小甜饼
仍旧是个大概一样的东西呜呜呜,不要揍我!忙着半期考已经无力回天了…
花式求小红心求评😭😭😭😭
那么请开始食用吧
过段时间会删。


两人尴尬的开始♬
————————next☞
一.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他还是想的起那天的风景,那天的好天气,那天的事情,那天的人。
还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Hi!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请多指教!”
飘扬的银色长发,蓝色的眸,高挑的少年,随风飞舞的花
就像旧时的胶片相机,每一张胶片都弥足珍贵。
因为——
定格的都是他们的主人心中,最重要,最美丽的记忆。
——
春天的阳光暖洋洋的
暖到胜生勇利,几乎把今天是开学典礼,和晨起上学一事完全抛到了脑后。
因为升入心仪的高中而兴奋地翻来覆去一晚的胜生先生,此时才刚刚睡过去。他那用了不知多久的小闹钟,也像是要成全他的美梦一样,一声不吭。
“勇利——今天不该去上学吗?”
直到楼上安静了好一会儿
传来了他的尖锐惨叫和木质楼梯上震天响的脚步声。
————
学校门口有很多很多的樱花树,伴着春天和新学期盛开。也有一些花朵,在和煦暖风的“摇篮”里迷迷糊糊睡着,旋即飞落。要是往日,勇利可能会举起自己的手机拍照,又或者是和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交流一些看法等等,然后再收集一些飘落的花。待自己回到家,将其夹在日记里再补上一句
“今天学校的樱花开的很漂亮!”——以此表述自己的万千情感
可今天的情况截然不同。
开学式即将开始。
而他仍旧在通往礼堂的大道上狂奔。
阳光和春风彼此拥抱着,一齐扑在正在疯狂奔跑的勇利脸上。他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掺了甜美的果酒,使得自己如同醉了一般。
他尽可能想要加快脚步,至少迟到的没那么晚——
前方猝不及防窜出了一个人影,勇利来不及停住飞跑的脚步,一头撞在了那人身上,眼镜随着撞击飞了出去。
“呃!”
“唔!”
同时响起的两声惊呼。勇利慌忙在地上摸索着自己的眼镜,以防被那个“冒失鬼”踩碎。
“哎呀…眼镜眼镜眼镜……”
“这个眼镜,是你的吗?”
“啥?”他惊慌地抬起头,拍拍手上的尘土,使劲揉了两下眼睛。
四目相对,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景下。长头发…应该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
她的眼睛看起来好亮啊,像是闪着光的星空,里面暗藏着许许多多的东西。仔细嗅嗅,仿佛还可以闻到她身上的清香。
清纯的胜生先生当场就害羞了,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他的小心脏在原本快速奔跑的状态下,很争气的跳的再快了一些,一下又一下发出轰鸣的“咚咚”声。他的脸又红又烫,像只受惊的小动物。
长时间沉默之后,对方像是看透了勇利的心思,他大笑着,之后递过了勇利的眼镜:“来,戴上,再好好看看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听完这一番话,勇利心一沉。心想这不用看都知道啊,这么说了还能是女孩子不成?欺负我高度近视对不对?完了完了,在新学校遇到的第一个人就认错了性别,这可怎么办啊,太尴尬了…但是尽管如此,可怜的胜生先生还是想要保住一点自己的形象。他站了起来,拍去制服裤上的灰尘,故作很严肃的清了两下嗓子:
“咳,咳…我叫胜生勇利,是今年的新生,你呢?”
他的手心渗出了阵阵的汗。成败在此一举啊!勇利心中的小人摇旗呐喊。
“Hi!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请多指教!”
咦?外国人啊?他一楞。总算逮到了机会好好打量对方。他的睫毛长长,扑闪扑闪的,像是搔在勇利心头的一把小刷子。少年脸上特有的细小绒毛逆着光,仿佛为其镀上了一层光晕似的。
勇利的心跳又漏了一拍。

评论

热度(19)

  1. EchoVIEW OF SILENCE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不錯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