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

YOI大好!

[维勇]真相

有深度😢

Angle 30°:

#真实事件改编


#极其轻微的leoji,可以直接忽视的那种


#HE





勇利其实有些轻微的恐高症。


但反正这都是最后一次了。


这样想着,他缓慢地、充满仪式感地把双腿迈出了护栏。





【震惊!日本花滑一哥自杀为哪般!】


[据可靠消息,日本花样滑冰男子单人项目选手胜生勇利于今日凌晨3点从五楼坠下,初步认定该行为系自杀。]


“尤里你看新闻没有!勇利是不是自杀了!”一大早,冰场刚开门,米拉就急匆匆地向冰场跑去,正巧碰见尤里恶狠狠地挂掉了电话,然后一脚踹在了冰场的围栏上。


“妈的那死老头和猪排饭不接我电话!他们竟敢不接我电话!”尤里一边咒骂着,一边用力按着触屏手机,“他们到底什么意思,被误会了很好玩吗?!为什么不澄清?”


听到这些话,米拉稍稍放下心来:“你的意思是勇利没有自杀?”


“那个猪排饭爱惨了老头子,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他就这么走了?”尤里白了米拉一眼,“你又不是没见过他们那股黏糊劲儿,就算自杀也会是殉情呀。”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米拉毫不犹豫地打断他。


尤里没说话,只是看着手机屏幕盲目地打开各种社交软件。过了好久,他才支支吾吾地说:“对,我不知道。”


“我不相信,他怎么会自杀呢。”





【你所不知道的,胜生勇利自杀的内幕】


[……笔者也算勇利的老粉了,大约从他第一次进入大奖赛决赛就开始关注他。本来勇利就是一个很玻璃心的人,当初就是因为心态问题才会在那场决赛中all miss。所以诸位从维克托当勇利教练之后才粉上勇利的朋友们,你们可能看见了勇利在技术上的蜕变,却没有看见勇利所承受的压力。维克托的确是一个好选手,但他未必是一个好教练。自负、自我为中心、毫无经验、刚愎自用、严厉、高压政策、毫不顾忌选手的真实心理状态,这才是维克托的真面目。勇利在他的“指导”之下出现了技术上“突飞猛进”的表象,但是有人关注过选手的内心吗?在这样的高压之下,勇利的精神能够坚持到现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我们在看见教练给选手带来成绩的同时,能不能看一下教练对选手的态度。朋友们,维克托作为选手可能还是你们心中的那个小仙女,但是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教练。试想一下,一个在役选手,休赛一年去做另一个选手的教练,怎么可能完全不顾及利益需求!勇利就是被这样的压力逼死的!……]


“电话打不通,维克托还是不接。”克里斯挂掉电话,回过头给他的男友说,“根据这个反应,我觉得勇利自杀的事情算是坐实了,不然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无人澄清。”


“克里斯,这也算是你的朋友加对手,下一步你是准备……?”


“我去一趟日本吧,去看看。维克托其实挺脆弱的,说不定需要我呢。”


“要我陪你去吗?”


“不必了,我想他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大。”


“所以……”克里斯的男友尝试着举起手机,手机屏幕散发着荧光。他看了看陷入沉思的克里斯,叹了口气,把这篇博客转发到没有克里斯的朋友群里。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毕竟是克里斯的偶像,还是给他留一个完美的身影吧。




“什么,维克托居然是这种人?”正在玩手机的JJ的妻子惊呼,“JJ你看这篇博客,好可怕呀!”


“胜生选手真的自杀了?”JJ一把夺过妻子的手机,快速浏览博客内容,眉头越皱越紧。半饷,他把手机还给妻子,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我认识的尼基福罗夫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们怎么会这么写!”


“说不定是因为你的认知有问题呢?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表象和内里差别很大的!”他的妻子一边拿起茶几上洗净的草莓小口小口地吃掉,一边顺手点了转发键,“别踱步了我看着眼花,晚上还要去见克拉克夫妇呢,过来帮我看一下,哪枚胸针比较配这件衣服。”


JJ点开了那篇文章,手停留在转发键的正上方,迟疑了片刻,最终点了下去,然后刷新了一下页面,看见这篇文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人点赞、转发、评论。


“你快点过来呀,我再顺便帮你挑一下领结,上次那根领带不大好看。”


可等到晚上,当他坐在沙发上等妻子收拾妥当的时候,他看着手机上博客惊人的转发量,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什么东西正悬浮在空中,迟迟无法坠落。


算了,毕竟我也不知道真相。JJ最终删除了这篇转发。





【请不要随意污名化,勇利自杀另有隐情】


[……众所周知,维克托和勇利是一对几乎在全世界面前踹破柜门的同性恋人,而俄罗斯又是一个恐同国家,同性恋人受到的歧视和欺凌相当严重。而勇利又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的一个人,因此产生过大的心理压力而导致抑郁症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据知情人士透露,胜生勇利在最近曾频繁光顾心理咨询室,并且一直在接受抑郁症相关的治疗。


所以请无脑喷子不要把脏水全部泼在维克托身上好吗!维克托的严厉只是在技术上的而不是在生活方方面面!他们两个也是一对十分甜蜜的恋人!我不知道这位博主对维克托是有什么私人恩怨还是任何利益纠葛,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搬出真相!你的逻辑本身就是混乱的,而你的调查结果也是完全无法支持你的结论的。维克托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而你,博主,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CiaoCiao我先请7天的假,我要去日本。……啊对,对,去看勇利……我刚刚终于联系上了真利姐,她给我说勇利的确不大好……嗯,对,勇利的姐姐……维克托也在的,据说他就从没离开过……好,好的,如果还需要假期我再请。……好的再见。”


披集拖着皮箱子,在机场一边快步走着一边用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打着电话。不久,他终于赶到了候机厅门口,刚刚坐下,正准备翻看一下最近维克托的ins,电话又响了起来。


“喂您好……对,我是披集·朱拉暖。……这件事情我是不相信的,维克托虽然严厉但他绝对是一心想着勇利好的……不,他们非常相爱,感情没有一点问题……他们也没有遇到任何财务危机,身边的朋友都很支持他们……剩下的事情无可奉告,实在抱歉……真的因为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的状况……”披集的语速越来越快,音调越来越高,他开始在原地来回踱步,鞋子在地板上摩擦,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突然他停住了,把箱子往地上一摔,然后单手抱胸。


“你们这些记者,问题没有一个与事件本身有关,勇利和维克托的私生活真的有那么吸引人吗!”这真是迄今为止披集对待记者最失礼的一次,怒吼惹得周围人纷纷抬头,但披集却突然安静下来了。他挂断手机,然后看着[胜生勇利自杀]事件的最新动态愣愣发呆。


这篇文章的主题不是勇利。这是现在披集心中,唯一的想法。




“我给你说过的勇利事件肯定另有隐情,维克托那么暖怎么可能会因为利益驱使而剥削勇利。”季光虹看过了这篇博客,立马给雷奥转发了过去,“之前那个博主真过分。”


“那个人应该是维克托的黑子,大概看不惯维克托很久了,”很快,雷奥从大洋彼岸回复的消息发送了过来,“其实维克托有些时候挺招黑粉的,虽然通常而言他是个超级棒的人。”


“他本来就很棒!雷奥你的童年偶像难道不是维克托吗?”


“不算吧……只是一直觉得他很厉害,但是并不算他的粉丝。胜生先生才是他的忠实粉丝吧。”


“对的呀,”光虹手速飞快,“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还只是花样滑冰小将,而别人就可以得到维克托的支持实力突飞猛进吧。”


“不啊,你不知道,勇利原来就很厉害了,维克托最多只算增加了他的自信而已。”


“哪有,你看勇利的4T,近乎完美,这必须要有一个优秀的教练啊。从这个方面来说,维克托真是太厉害了,教练选手两不误。你看没有他在世锦赛上的那段表演,真是太棒了!”


“但我觉得你的表演也很令我感动呀。”


“真的吗!”


两人越聊越欢,各自抱着不可言说的小心思,没人再提起勇利自杀这件扫兴的事。


只不过是一个人自杀而已,再悲伤,也不能影响在自己的事业爱情,不是吗?


世间真理总是正确得无比冷漠。





【胜生勇利自杀——又一位LGBTQIA的勇士牺牲了】


[……当你们都在讨论维克托的教练能力的时候,真的没有人记得胜生勇利自杀的真正原因吗?


虽说如今LGBT的平权以卓有成效,但是柜门犹在,人们对非异性恋者天然的鄙夷仍然存在。有数据表示,纽约出柜者比未出柜者幸福指数要低很多(*),为什么?柜门固然压抑天性,但是至少安全,出柜之后呢?圈子里的竞争可能更加激烈,而且被标签化带来的苦恼甚至远比压抑天性来的更多。


……


胜生先生的死证明歧视其实离我们很近很近,近到触手可及。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行动起来,让我们一起砸碎这扇柜门!]


奥塔别克看见了这篇博客,认真阅读了一番,觉得世界的确应该消除歧视,于是转发了。


李承吉看见了这篇博客,粗略地浏览了一番,觉得应该向更多的人科普性少数派平权,于是转发了。


萨拉也看见了这篇博客,困惑了一下分析的真实性和科学性,但是觉得总体而言它所宣扬的观点是正确的,于是转发给了米凯莱和埃米尔。


米凯莱和埃米尔看完了,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转发文章,并且努力忽略了其中违和之处。




“这写的什么东西!”尤里又一次企图摔掉自己的手机,被格奥尔基阻止了。


“尤里啊事情要往好处想,这样胜生先生的问题不就真正得到解决了吗。”格奥尔基用他最惯常用的忧郁的眼神看着尤里,关切之情几乎要从眼睛里面溢出来了,“哦可怜的小年轻们,因为自己的爱情无法被世人所接受而黯然神伤。”


“但这根本不是真实原因啊!不是歧视!他们怎么会在乎歧视!”尤里暴跳如雷。


“而且,为什么雅科夫不同意我去日本看他们!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过去就是给他们添麻烦。”远远的雅科夫向冰场这头走过来,“你还未成年,又不能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维克托现在已经够头疼的了,还要过来管你?”


“我、我成年了的!而且我不会给他们添麻烦的!”尤里甚至带上了一点哀求的语气,这在平时的他身上几乎难以出现。


但是雅科夫依然无情的拒绝了他。


“你的年龄在日本还没成年,而且你想过去干什么?看热闹?还是添麻烦?让维恰静一静,好不好。”最后一句话,雅科夫尽力用上了几乎最温柔的语气,但依然毫不意外地看见尤里失望的表情。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尤里的眼圈居然红了。


“我就是想去见他最后一面……他们两个那么好为什么博客要这么写他们,甚至不写他们……”


雅科夫几不可闻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被自己攥了很久、上面全是汗液的手机。


最近的通话记录是维克托。





当维克托半夜惊醒,发现枕边人不见的时候,他的心凉了大半截。


大约是半年前,勇利出现了抑郁症症状,整晚整晚失眠。这段时间里,勇利越发的沉默寡言,黑眼圈深重,双眼无神。这也是为什么维克托强行终止了他在圣彼得堡的训练,带他回到了日本,在东京求医。


“晚上,我的脑海里会闪现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令人难堪的摔跤和失误,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都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子里,从我高高跃起,再重重摔倒,像放幻灯片一样,一张一张接连不断。”


医生告诉维克托,一定要密切关注勇利的动态,因为自杀倾向太明显了。对抑郁症患者而言有时候自杀甚至会是唯一的解脱,生活真的不是说“勇敢”就能坚持下去的,那不是一种有尽头的煎熬,而是无穷无尽的伤感与绝望。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每天睡前,维克托都会给勇利一个极尽温柔的晚安吻,“不要离开我。我们会治好的,你的抑郁症只是一时的。我看过很多治愈的案例,不要怕,我们一起做下去。”


但勇利只是向他疲惫地笑笑。


向天台上跑的时候,维克托居然想起来报了警,而这个也成为他后半辈子最庆幸的一件事情。因为当他跑到天台上的时候,正好看见勇利纵身一跃。


在十楼(**)。


勇利你别走,别走好不好。我给你我的一切,你别走好不好。


那一刻,维克托其实是不伤心的。他只是觉得天地瞬间倒了个个,满天繁星都旋转了起来。他甚至看见了只有长时间曝光才能看见的星轨。


如果勇利死了,那我也跳下去好了。





当勇利醒来的时候,维克托趴在他的病床上睡着了。但是睡相极不安稳,紧皱的眉头暗示着他在梦中似乎在与什么激烈搏斗。


勇利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抚平那层褶皱。


你叫我干什么我都行,去死也好,坚持活着也罢,能不能别皱眉。


维克托几乎是一瞬间就醒了过来,他愣愣地看着勇利,发现勇利居然向他露出了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伸出手,一点一点地抚摸勇利的脸。真正意义上的抚摸,每一寸肌肤都被他粗糙的指腹摩擦过,勇利甚至疑心维克托是不是在数他脸上的绒毛。突然维克托停住了,他与勇利对视,手指冰凉,嘴唇颤抖。


维克托毫无征兆的放声大哭。


“你,你怎么舍得离开我!你知不知道,要是我晚一秒醒过来,晚一秒打电话,警察晚一秒赶到,或者你跳下去的方向有一丝一毫的误差,我,我就失去你了!你怎么那么残忍!你怎么那么喜欢自说自话!勇利!”


看着维克托的眼泪,不知为何,勇利竟感到了一丝诡异的平静。


他深吸一口气。


“维克托。”


“你要怎样!”


“我爱你。”




(*)真实情况,详情可关注公众号“Know Yourself”(不是广告)


(**)与开头不相符,不是bug,是想说新闻本身也不是真实。


—————————————————————————————————


这是最近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件事,三次元勿深扒,唯一的差别是真实事件中人真的没了,整个人难受的要命。我就是那种转了以上三条风格的博客又删掉的人。转发是因为当时以为这就是真相,删除是因为后来觉得这些博客全部都没有对死者本人真正了解。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诉求,最开始的那篇是因为不满“维克托”,第二类人是要为“维克托”平反,第三类人则算是完全不了解情况,只是想要借话题刷LGBT平权。


但是我们不应该真正去了解一下死者吗?哀悼明明应该更加纯粹。


最后一句话,在我的理解中,各个花滑选手与维勇夫夫的关系还是有远近差别的,像克里斯披集和尤里就是近的,奥塔别克等等就是远的,所以他们每个人对这件事的反应都是有自己道理的,没有谁好谁坏之说。







评论

热度(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