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

YOI大好!

好可愛/////

kumomero:

年操条漫
前提是勇利带来找他的批集大佬出去逛【懒的画口述一下【。
从左往右阅读
感谢各位的小心心啾咪❤️

【维勇】【双A】Illusionary Daytime 16

EvaLin_onICE:

※ABO世界观
※CP:Victor Nikiforov(A) ×勝生勇利(A)
※维勇双杀手设定
※请自行避雷


Chapter 16


勇利整个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不,不!”他拼命地摇着头,向后退去,“不可能……别开玩笑了,维克托,这又是什么?你用不着这样。你知道了是不是,你这是在安慰我?你没必要……你不可能爱我。不可能!这算什么?新的过家家游戏吗?”


“我……”


“不可能!你不能这样,维克托!你不能!”勇利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你怎么可以?你以为你在说什么?”


维克托试图去抓住他的肩膀,勇利剧烈地挣扎起来。维克托怕他把缝线崩裂,只得收回手:“你知道我是认真的,对吗?勇利。你知道的。”


但勇利只是尖叫着,不住地喊着“不”。他的眼泪像是两股从眼窝里流出的泉水,又像是复仇女神的毒蛇,维克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被噬咬、撕扯着,更像是被勇利握紧的双拳攥住了。如果这能让勇利止住哭泣的话,他倒宁愿勇利这样做。他该怎么办?他拿哭泣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不要说一个哭泣着的勇利。勇利非常可爱,他比莎士比亚笔下的任何一个夏天都更加可爱,哪怕泪水和因为哭泣而扭曲的面部肌肉也只是他的可爱的点缀。但是,但是他绝对、绝对不想看到一个哭泣的勇利。那太痛苦了,他甚至分不清是哭泣的勇利还是勇利因他而哭泣让他更痛苦一点。


“看着我,勇利。看着我……看着我好吗?求你……”他无力地请求着。他闻到了浓郁的雨水的气味——勇利的信息素的气味,他曾经喜爱它——清爽,令人放松。但绝不是现在,现在它就像是赤裸裸的嘲讽:看啊,尼基福罗夫,你让他哭了,又一次。


“你怎么可以这样……”勇利抽噎着说,“你究竟想要什么?新鲜感已经过去了。你不能……你想要什么?想看到我像任何一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粉丝那样,为你疯狂吗?不、不可以。你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总不能、我不能把心也交给你,维克托。如果我连心也给你……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就彻底什么都没有了!”


“我没有——如果我爱你会让你这么痛苦的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可你怎么可能爱我?!”勇利高声问,“我就是个普通人,丢到人群里就找不见的那种。我没什么特别的,你为什么要爱我?我平凡、无趣、不善言辞……你到底有什么可——”


“我爱了你两年!我为什么不爱你?”维克托急切地打断了他,“你怎么可能普通?你、你简直是钻石,你活在诗里。你跳舞的时候,你不知道你有多耀眼……你那么撞进我怀里,像是天赐的宝物一样。该死我在背台词吗?不,别管那些,不管这些言辞有多浮夸,你得相信我是真心的。我发誓我是真心的。我过去可能是留了些……不好的名声,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否定我。”


勇利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两下,他瞪着眼睛,捂住了嘴大口呼吸着。维克托想要帮他,他手脚并用地向后爬了一段,嘶声说:“我怎么敢……我怎么敢信你。你总是那样……你追逐新鲜感,你喜欢图好玩。你把我按在床上,像是在做观察日记似的给我指交……你就是在做观察日记,现在我要疯掉了,你满意了吗?你的观察报告写得怎么样了?”


“我……我那时候……我不知道是你、我不知道。”维克托说,他的喉咙发紧,他就像在经历一次审判,勇利手边放着两个陶罐,决定他是去是留。


“什么是我?你从刚才起到底在说什么?”勇利问。


可维克托不打算回答他。他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飞快地说:“我知道我是个混蛋,我之前做了很多自以为是的事情——我恨死我自己了。但我、我唯独不会拿我爱你这件事开玩笑,那是侮辱,不管对是你还是对我自己,那都是侮辱。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证明……因为该死的都是我自作自受,没错,就是我自作自受。可是我、我努力过了,我一直试着告诉你。你把我关在门外,你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开。”


“我什么时候——可你到底为什么爱我啊?我们认识多久?”勇利问,“我不明白……我这种人明明多的是……”


“你只有一个,我喜欢你。”维克托说,“我以为我已经说过了——我是说过,不是吗?那天我们在马里奥吃饭,你对披集说‘我却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以为你也喜欢我?你肯定不会和一个你不喜欢的人纠缠这么久,对不对?如果你那么难过,如果我说我爱你会让你痛苦……我会走,你从此再也不用见到我。”


“不!”勇利猛地弹了起来,“不……我没有!”


“你在哭。”维克托挪了过去,“你别告诉我那是喜悦的泪水,那半点说服力也没有。”


勇利尴尬地擦了擦脸。现在他平静下来了,但是他依然搞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真的就是个随处可见的人……”他嘟囔道,“你迟早会发现的。我平凡得很。”


“那就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爱胜生勇利’变成你人生中唯一不普通的事。”维克托柔声说,“虽然我得说你比你想象中要有魅力的多。你到底是不信我还是不信你自己?假如,我是说假如,你也爱我、喜欢我,那你为什么非要把我推开?我们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我以为我们可以在一起。”


“可是……”


维克托把食指抵在了他嘴唇上,垂下头去:“假如你爱我……假如你爱我正如我爱你一般……求你,勇利,别再把我推开了。我知道我是个混蛋,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一个让我改过自新、好好去爱一个人的机会?”


“你该去找一个Omega,一个、一个足够配得上你的Omega。”勇利说,“我是个Alpha,明白吗?我们信息素互斥,做个爱都可能要命。而且你永远不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也许你不在意,我在意,你知道吗?假如世上有一个人希望你比任何人都幸福,那一定是我。我没办法让你过一个有缺憾的人生。也许你现在会觉得无所谓,但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想要生命里注入一些新鲜血液——一个孩子,长得像你……”


“如果相爱是为了生育,我不如去爱一只子宫。”维克托说,“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去做一个父亲……假如我想,我大可以领养一个。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拥有两位父亲——我和你。这些不是问题,好吗?我爱你是因为你是胜生勇利。遇见你之前我从未觉得我会和一个Alpha相爱什么的。这和性别没有关系,这从来都和性别没有关系。你很可爱,也许你自己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觉得你特别。我当然可以找一个好看的Omega,可那不是你。”


勇利再一次颤抖起来,他又哭了。维克托有些不知所措,他哪一句话又惹到他了?很快他就放下心来,因为勇利扑过来揽住了他的脖子。维克托回抱住他,小心地避开他的右手,接着他听见勇利在他耳边说:“我爱你。”


他发誓,他可以为了这句话去死。


上车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维克托还是因为他这句话吸了一口冷气,他缓慢地把自己挤了进去。勇利拼命地试图让自己放松一些。Alpha的身体结构让他的大脑被绵密的酸痛轮番攻击着,有那么一会儿他可能为了集中注意力而忽视其他的东西。维克托的信息素充斥在他鼻端,他被焦躁的情绪包围了,他试图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但是没有用,突然之间他就失控了,热度由内而外把他焦灼着,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那该死的、永远没有规律的易感期。


维克托正在亲吻他,希望分散他的注意力。他没注意到勇利抓住枕头的手摸到了别的什么东西,那是他随手放在床头的那条丑得该进垃圾焚烧厂的领带。他感觉到勇利的手环过他的脖子,紧接着,他就被窒息感笼罩了。他拼命睁开眼睛,勇利正双眼无神地看着他,手里缠着那条领带,而领带正勒在他的脖子上。压迫感从脖子延伸到大脑,他怀疑自己能听见颈椎挤压的“咔咔”声。


“勇利……”他从喉咙里挤出他的名字,“勇利!”


他的视线模糊了起来,头开始昏昏沉沉——那是大脑缺氧的表现,他知道如果不出意外,几分钟内他的喉骨就会断成两片,然后他的心脏会停止跳动,瞳孔会扩散——这真是太可笑了。他是不是该和上帝说他愿意为了勇利那句“我爱你”去死只是一种修辞手法,他不必如此认真——


勇利的眼神恢复了清明,他猛地松开了手。空气重新涌进了维克托的气管里,他大口呼吸着,咳嗽起来。勇利震惊地看着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不!”他尖叫道,“该死,我就知道——”


“冷静,勇利。”维克托沙哑着嗓子说,“不是你的错——是我,好吗?抑制剂,是抑制剂。我忘了抑制剂。不是你的错。你也不知道你会突然易感期发作,对不对?”


“闭嘴,”勇利说,“滚开,维克托。现在你知道了?多么生动形象的一课!”


“嘿,我才是那个差点被掐断了脖子的人,鉴于这个,我觉得我比你有发言权,好吗?”维克托揉着脖子说,“我真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我,勇利。你喜欢我到想杀了我诶。”


“维克托!”勇利叫道,“不许——”


“我很确定我没有因为你差点掐死我就想离开你什么的。”维克托飞快地说,“我保证。看吧,经历了这么难忘又特别的第二,第一次,我觉得超棒的,真的。没准还能开发点新领域,你知道的,SM什么的……”


“什么?”勇利的表情正介乎想笑和惊慌之间,“你在说什么呀?我会杀了你的!”


“挺好的,不,我是说,你控制住了。你做的很好,勇利。”维克托说,“我没后悔,也许等到七老八十的时候我会后悔,但绝对不是现在,好吗?现在,笑一个?来个劫后余生的爱的抱抱?说起来我还欠披集这么一出直播呢。他以为我把你救出来的时候就会这么做的。”


勇利的表情彻底变成了茫然:“怎么又说到披集了?”


“别管他,我现在脑子有点乱。”维克托凑过去亲他,“以后我得把领带从情趣名单上划掉——我刚才经历了生死瞬间,超级怕怕,要勇利亲亲才能好。如果可以的话,和勇利做点限制级的事情我会精神焕发的。”


勇利哭笑不得地揽住了他:“我得先打抑制剂,维坚卡。”


“我长在床上啦,维恰哪也不想去,除了有勇利的King Size大床。”维克托一本正经地说,“床头柜第二个抽屉。”


几分钟后,一支空针管掉在了地上。


TBC.

【维勇】Trade Heart for Heart 01

姮姒_LL:

突发新坑。ABO设定,34岁Sugar daddy维X19岁Sugar baby勇,雷这个题材的请慎入。


基本就是一个穷得要死了的勇利求包养碰上自己男神的故事。嗯。真的如果雷请慎入。


文末的歌是The wanted的Glad you came






【一】


当胜生勇利接到那个私信时,他还在微积分课上疯狂记着笔记。他的电话忘记关成静音模式了,而来自网站的私信提示音就在讲台上老师的讲课声间隙响了起来。勇利搁下笔,赶紧拿出手机来,然而当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提示信息时,他搁下笔,叹了口气,交叠起双手,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胜生勇利,19岁,一个随处可见的男性beta——哦不,现在应该改为omega了。连勇利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19岁的时候突然变成omega,而前几天因为发情期的突如其来他还引发了一场事故。在相熟的一位老师的说情下勇利没有被退学,但还是交了一大笔罚金,还被取消了奖学金。那付光了他下面半学期全部的生活费,而那场事故过去后,遭受讥嘲的人是他。


胜生勇利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恢复平静。变成omega之后的生活变麻烦了,勇利不禁觉得整个校园都充满了恶意。他甚至仍然和原先的beta室友们住在一起,而没能搬到omega宿舍。几乎整所学校都认为胜生勇利是一直在伪装成beta的,因此就连omega也拒绝接受他。试着去打工,可是当招聘方看着简历上的亚裔omega的资料,就基本都表示不予录用了。更何况,打工的收入也不足够支持他的学业。


终于在某一天的夜里,在整栋楼的同学都去参加派对了的时候,勇利去浴室冲了个澡,打开窗子通风,在春季的晚风里坚定了信念。


他要继续念书,明明为了出国留学还留级了一年,不能在这种时候半途而废。


而为了这个,到底什么才是必需的呢?


思忖良久,勇利打开了电脑,登上了一个网站。


在注册栏填上姓名年龄,上传照片,选择性别。


“我是一位”——omega


“我想寻找一位”——alpha


然后他点击了确认。


——最后决定要找个Sugar Daddy,勇利对着“提交成功”的提示语,把脚后跟踩在座椅边缘,额头搁在膝盖上。


大概只能用这种危险又见不得光的方式,试试看吧。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接过助理交给他的酒店房卡,点了点头,就下了车,踏进了旋转门,他走过大堂,按下电梯按钮,摸出手机来。


来自自己弟弟尤里·普利赛提的信息:“到了吗?”


“到了。”维克托回复道。然后他揣起手机踏进了电梯了。


头一天被通知外派到底特律出差,当上司问他什么时候能动身,给出的答案是明天——这就是维克托的行动力。像是从没有人能捕捉到他的影子似的,维克托吩咐助理帮他定好酒店,就收好皮箱来到了美国。


这次外派的时间是九个月,接近一年的时长。维克托坐在头等舱的座位上,往外看着逐渐变小的圣彼得堡突发奇想。他抬手叫了一杯红酒,端着酒杯观察里面酒液的流动。


要不要开始一段关系呢?最好是不需要有瓜葛的,九个月之后他说脱身便可以离开的那种。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和某个人长久交往过了,维克托想了想,觉得可行。


不然为了工作,把生活都牺牲掉了,多不值得。


酒店是他亲自挑的,条件无可挑剔。维克托打开手提电脑回了几封工作邮件后,想了想,凭印象输入了一个网址,居然成功登陆了。


他挑了下眉,然后浏览起网站的信息来。


基本就是由照片、年龄、性别一系列信息构筑起来的基本印象。维克托照单往下浏览着,男性beta、女性omega、女性beta、男性beta……维克托没想到在这种地方beta反而会比较多。有些照片一看就不太真实,有些照片经过了一些修改和遮挡,维克托本着信一半的原则浏览着。大家都不会选择在这类网站上放太实在的照片,保护自己隐私也是件颇重要的事。维克托放的照片是一张侧脸照,刘海遮住他的眼睛,只能看见高挺的鼻梁和下半张脸。但是就这样也没人会觉得维克托不好看。


然后突然,像春季野林里掠过视野的一只松鼠时的,下拉的鼠标滑过了一张照片,维克托停住手倒了回去。


男性omega,照片上的人是个黑发男子,刘海刚刚盖过眉毛,戴一副靛蓝色半框眼镜,褐色眼睛,脸颊有点婴儿肥。他眼神里看不出什么情绪,但轻轻抿起的嘴唇上,涂抹着一层倔强。


又清纯又倔强,和Sugar baby一点也不搭配的形容词。


维克托记下了这张照片,然后继续浏览着。


第二天,他给这个账号发送了私信。


这条私信直到中午才收到了回复,内容也很简单,就简单的一句“Hi”,维克托皱着眉想了一会,只好主动和他搭起了话。


对方是个拘谨的人,遣词造句都很考究,维克托也不是英语母语者,他猜测这个男生也不是,但是和他聊天很舒服,维克托问了对方喜欢的音乐和书籍,又问了问喜欢的影星。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判断一颗原石的属性,或者在叫醒一只刺猬,一点一点敲打着他的外壳。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向追求高效,但直到现在也觉得厌烦。


当男生刚刚回答说最近看过的电影是魔戒三部曲时,维克托还没想出,就被他反过来问了个问题。


“我想请问一下……”屏幕上他的气泡跳出来这么一句,显示出小心翼翼的语气。


“什么?”维克托回复道。


“请问您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吗?”他这么问道。


维克托对着屏幕看了一会,然后往后闪了闪身体,发出了Wow的一声惊叹。


 


勇利觉得自己可能问错话了。


在他问了“请问您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吗”之后,私信界面就再也没有更新过了。他盯着和他聊天的那位先生的头像,咬住了下嘴唇。银发,侧脸轮廓很像,男性alpha,年龄34岁,全部没错。


来底特律之前生活在圣彼得堡,但在巴塞罗那出差了一段时间。喜欢The wanted乐队,喜欢老电影,沉迷黑帮题材,全部都没错。这就是他了解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他从这人的社交网络主页推测出来的内容。勇利想着吞了口口水。


抬头看向面前的书架,在专业书和小说中间有一个文件夹,里面是关于维克托的所有剪报。他的自拍和照片、出席的商会酒会图片、人物访谈、他的论文和谈判案例,都被好好地收在这个集子里。勇利没有把它拿下来,而是再一次刷新了通信界面。


终于有新消息出现了。是一张图片,加载花了几秒钟,等照片打开了放大在勇利面前时,男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男子背对电脑屏幕拍了一张自拍,正脸,穿敞开两粒纽扣的白衬衫。那张脸毋庸置疑是维克托,而电脑屏幕上,就是他和维克托的聊天记录。他难以置信地掩住嘴。


约个Sugar daddy居然约到了自己男神。


勇利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把脸缓缓埋进掌心,默默念了句:“不会吧——”


那个在课堂上曾响起过的提示音就又响了一回。勇利抬起头看向屏幕。


“你认识我?”对方问道。


并不认识。但是勇利选择现在的专业是因为维克托,为此不惜留级了一年准备出国,不知道应该怎么定义对他的感情——说喜欢勇利觉得自己配不上,说崇拜又显得太蠢了。他想了想,回复道:“我是读国际贸易专业的,上课时老师讲过您的案例。”


维克托对着这行字笑了笑。真是一本正经又乖巧的答案,如果不是现在正在交友网站聊天,维克托几乎要觉得这个男生是在自己讲座上提问的一个听众了。


他抱着几分戏谑心思,发信过去:“这样啊……”


“那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不如,见个面谈谈?”


发出了这条,维克托交叠起十指,撑在下颌处等着对面的回应。


“诶?!”勇利刚端起水杯喝一口水,被维克托的这句话一惊,手一抖,半杯水都洒在了身上。


他赶紧放下杯子,抽了几张纸巾吸着过多的水分,好不容易处理好了,维克托又催了一遍他的回复。


可是如果有选择,他绝不想做维克托的Sugar baby。再怎么说也是男神,勇利跨不过这道坎去。而且拿男神的钱,勇利觉得自己良心不太过得去。


但是他现在的确需要钱。勇利靠在椅背上搓了搓手,又搓了搓脸,抿起嘴唇想了一会,然后才回信道:“好。”


且答应下来了。如果最近解决不了日后生活费的问题,他可能连这个月底都撑不下去。勇利又端起水杯,把半杯水一饮而尽。


“好!那我等下安排一下工作联系你好吗?你明天有课吗?”来自维克托的信息。


“明天下午三点以后我都没有课。”勇利回复道。走廊里开始传来大声的交谈和欢笑声,派对应该结束了。勇利赶紧退出了网站爬上了床铺。没一会他的室友就回来打开了门,同时进来的还有其他几个beta,勇利插上耳机蒙上被子,用手机打开了网站。


“那我们明天五点碰面吧,”维克托的信息已经发过来了,“地址是这个,你认得路吗?抱歉我明天不太有空去接你。”


勇利回了句没关系后就打开了地址,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家五星酒店。


第一次见面就……去宾馆吗?勇利翻了个身,不住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心跳,可是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热起来了。


“还有问题吗?”维克托再次发来消息,“还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胜生勇利,”勇利回复道,想了想又把自己的号码打了上去,“这是我的私人号码。”


总要拿出一点诚意来。他想着。


时间已经快接近十二点了。可是自己几个室友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勇利也不想再生事,戴上耳机和眼罩,尽力给自己营造出安静的环境。


“好的,那么勇利要休息了吗?”


这信息使得勇利再次脸红起来,刚刚交换过姓名和电话,对方就去掉了姓氏,亲昵地叫他“Yuuri”,连周围同学也没几个叫他勇利的。早知道维克托是个温柔的人来着。


“是的,先生也早点休息吧。”勇利回复道。


“好,勇利晚安。”对面的回复很快。“Night night”这样的用词使勇利不由自主微笑了。被冷漠包围太久,今晚突然尝到温情,男生连呼吸都不禁放轻了些。他也回复了一句晚安,然后拉下眼罩盖住了眼睛。


耳机里播放起The wanted的歌,这支乐队是维克托颇喜欢的一支。音乐声隔断了房间里的喧闹声,歌词不自觉流淌进了男生的心里。


“The sun goes down


The stars come out


And all that counts


Is here and now


My universe will never be the same


I’m glad you came


I’m glad you came……”




【Tbc】

STAR影法师:

风花雪月!看着风和雪不禁带入小樱知世,分分钟脑补了一场百合单箭头虐恋大戏…… 

[Yuri!!! on Ice]TC 11区和欧美口味的差别

荔枝蒸肉-脑洞侠:

扩展阅读


YOI在欧美的热度记录:Crunchyroll&TwitteriTunes StoreTumblr&AO3


———


因为我不会日文,一直在推特上汤不热上以及外网上搜欧美观众的反应,有一些特别奇妙的感觉。跟一个同为时差党的YOI粉丝聊了聊,原来不是我的错觉。


YOI从画风,到角色设计,到故事主线,传达的价值观,叙事方式思维逻辑,包括主角之间的感情线,都比较的西方化欧美化,很不“日本”,很不东方。


注意:以下观点均无意批判,不是想说哪方更好哪方差,也不是说tc全是掐架,也无意掐CP掐正逆,只是想讨论欧美和tc11区口味的差异。YOI的这种风格,和中日的传统文化都相反,反而更符合欧美的口味。某种程度上讲,YOI did make a history.


YOI画风偏写实,和近些年来日漫的“萌系”画风很不一样。角色的设定有成年人的色气和健康的肌肉感,和近些年tc11区g流行的纤细柔美花美男完全相反,反倒比较贴近欧美的风格。我很吃这种画风。脸盲症患者终于不用靠头发颜色就能区分出谁是谁了!每个角色都特征明显,人种特征都很明显,一家三口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一家三口,发色也都是特别正常的黑棕金灰,觉得眼前一亮。但在tc一直被掐丑🙃


主角之间感情直球,不矫情很直白,该搂搂该抱抱该亲亲该结婚结婚,完全没有东方的含蓄美,洋溢着爱的热情,很符合西方人的口味。但在tc一直被掐真基low🙃


对于同性感情的刻画完全不避讳,不提前预警不打标签,把它和BG感情并列放在一起,就是正常的健康的感情,就是两个成熟独立的成年人互相欣赏最后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你见过美剧提前预警主角是基佬or姬佬的吗?结果在tc一直被掐不提前打tag是欺诈🙃


主角是24岁和28岁的成年人,一上来就是世界顶尖选手参加世界一流赛事。主要讨论的是选手的心理健康和焦虑问题(mental health and anxiety)。和传统的日式运动番“高中生打全国大赛”好不一样。结果被一直被掐不是运动番🙃


主题核心是“爱”,这种价值观是普世的共通的不受文化背景限制的。和传统日式运动番的“友情,努力,奋斗,跌倒了再爬起来”等等很不一样。结果一直被掐不本格🙃


这个番很没有日本的“民族中心主义”,除了主角和他的家人,全是外国人。而且日本人最后还没得金牌🙃 各个国家的实力很均衡,除了三个毛子,分别来自11个不同的国家。对每个国家的选手刻画也很到位,都有着自己的独特的性格特点,完全没有stereotype刻板印象,也没有丑化任何一个角色,每一个角色都那么的可爱。唯一的美国人是墨西哥裔的,唯一的加拿大人是来自魁北克法语区。所有的CP也都是跨国籍甚至跨种族的。这一点非常西方的政治正确,再来个黑人就是完美的美式政治正确。


两个主角的CP攻受相当平衡,和TC 11区要求“攻受分明”的传统很不一样。正年龄差体型差,但是很多时候是勇利主导,维克多还有“仙女”时期。尬舞时维克多跳的是女步,双人滑时甚至轮流交换女步。这一点相当的西方政治正确,结果TC 11区还在掐攻受🙃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洋妞写同人如果没有特殊说明,都是不分攻受的。不上本垒看不出攻受,即使上了本垒,也有可能这一次你在上,下一次我在上。维克多和勇利在英语里的tag是victuuri/viktuuri,并不代表攻受,不等于维勇也不等于勇维,而是广义的他俩人的ship。所以请不要看到victuuri的tag就认为是维勇,不要擅自给洋妞加攻受属性🙃


而且,这个番的思维方式和欧美观众的频率更合,他们的分析解读更贴合原作走向。前几集一直在嘲笑洋妞的小论文过度解读,结果第十话被官方爸爸摁在地上抽打🙃 每周都在担心洋妞被打脸,结果每周都在被洋妞打脸🙃 这个例子太多举不过来,自己去外网搜搜就知道了。


这就导致,欧美洋妞的同人比起tc和11区的更符合原作更不OOC(不是针对某一位作者)。洋妞画的图更能表现原作里那种成年人的色气感和健康的肉体美,棱角分明有力量感。而tc和11区同人图偏幼偏萌偏阴柔。英文写作的同人文比较无违和,可能因为剧中角色本身就是用英文交流的缘故。而中文和日文会让人觉得有些尴尬,表达的氛围整个就比较奇怪,容易OOC。


包括粉丝评价反响也是,欧美的粉丝都快把这番吹上天了,推特汤不热上都刷爆了,播最终话那天crunchyroll因为流量太大都崩溃了,结果tc和11区还在粉黑大战🙃


而且,欧美的粉丝不只有女性,男性观众也不少,直的弯的都有。具体可见油管上的YOI reaction 视频,B站也有搬运八老外看动漫的视频。有宅男看完这个番都怀疑起自己的性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vsgPPstRkE&feature=youtu.be


还有宅男说 If they don't f*ck, I don't know what true love is!Yuri you'd better f*ck that man! If you don't do it, I wil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Uv6pgjNwvE&feature=youtu.be


甚至还吸引了不少以前从没看过日本动画(Anime)的观众,包括lgbt群体


Review: Yuri on Ice, my life’s first anime, and why I fell so hard for it… 


http://www.hirschi.se/blog/yuri_on_ice/


P.S.这个作者的维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ns_M._Hirschi




P.S.


没有明确真·亲,真·盖章是因为11区的审查制度。YOI是地上波播出的,那必然就要受到限制,制作方敢画电视台也不敢播。但是欧美观众现在接受度良好。我找到的每一篇欧美观众的影评,都说YOI是sports anime,同时也是love story,是romance comedy,认为主角是一对gay couple,他们之间是非常正面的积极的 healthy relationship,是same-sex romance,是true love。每一篇。欧美观众都大大方方的说他们就是相爱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比如我特别喜欢的这个dailydot上的作者的专栏


http://www.dailydot.com/parsec/yuri-on-ice-anxiety-mental-health/


“If we had to pin down Yuri on Ice by genre, we'd describe it as a sports anime/romantic comedy.”


这个作者写的YOI的影评每一篇都特别好,强烈推荐。


欧美对于YOI中同性感情的解读还可以参考这两篇文章


'Yuri on Ice' is a Non-Traditional Gay Anime Romance:


https://www.geek.com/television/yuri-on-ice-is-a-non-traditional-gay-anime-romance-1683540/


Gaps in the Ice: Queer Subtext and Fandom Text in Yuri!!! on Ice


https://blog.animationstudies.org/?p=1730





姜好时雜貨鋪:

给老麻迟到的生贺x感觉老麻的生日都要过去一年了我才画好(没有)

老麻我给你笔芯!

【HP paro】两个人偷了隐形斗篷出来办(yue)事(hui)。

维克托麻烦你clam down【x】 

【维勇】School?(学院paro设)

好像不錯看//

以太marina:

学院paro,想搞小甜饼
仍旧是个大概一样的东西呜呜呜,不要揍我!忙着半期考已经无力回天了…
花式求小红心求评😭😭😭😭
那么请开始食用吧
过段时间会删。


两人尴尬的开始♬
————————next☞
一.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他还是想的起那天的风景,那天的好天气,那天的事情,那天的人。
还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Hi!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请多指教!”
飘扬的银色长发,蓝色的眸,高挑的少年,随风飞舞的花
就像旧时的胶片相机,每一张胶片都弥足珍贵。
因为——
定格的都是他们的主人心中,最重要,最美丽的记忆。
——
春天的阳光暖洋洋的
暖到胜生勇利,几乎把今天是开学典礼,和晨起上学一事完全抛到了脑后。
因为升入心仪的高中而兴奋地翻来覆去一晚的胜生先生,此时才刚刚睡过去。他那用了不知多久的小闹钟,也像是要成全他的美梦一样,一声不吭。
“勇利——今天不该去上学吗?”
直到楼上安静了好一会儿
传来了他的尖锐惨叫和木质楼梯上震天响的脚步声。
————
学校门口有很多很多的樱花树,伴着春天和新学期盛开。也有一些花朵,在和煦暖风的“摇篮”里迷迷糊糊睡着,旋即飞落。要是往日,勇利可能会举起自己的手机拍照,又或者是和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交流一些看法等等,然后再收集一些飘落的花。待自己回到家,将其夹在日记里再补上一句
“今天学校的樱花开的很漂亮!”——以此表述自己的万千情感
可今天的情况截然不同。
开学式即将开始。
而他仍旧在通往礼堂的大道上狂奔。
阳光和春风彼此拥抱着,一齐扑在正在疯狂奔跑的勇利脸上。他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掺了甜美的果酒,使得自己如同醉了一般。
他尽可能想要加快脚步,至少迟到的没那么晚——
前方猝不及防窜出了一个人影,勇利来不及停住飞跑的脚步,一头撞在了那人身上,眼镜随着撞击飞了出去。
“呃!”
“唔!”
同时响起的两声惊呼。勇利慌忙在地上摸索着自己的眼镜,以防被那个“冒失鬼”踩碎。
“哎呀…眼镜眼镜眼镜……”
“这个眼镜,是你的吗?”
“啥?”他惊慌地抬起头,拍拍手上的尘土,使劲揉了两下眼睛。
四目相对,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景下。长头发…应该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
她的眼睛看起来好亮啊,像是闪着光的星空,里面暗藏着许许多多的东西。仔细嗅嗅,仿佛还可以闻到她身上的清香。
清纯的胜生先生当场就害羞了,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他的小心脏在原本快速奔跑的状态下,很争气的跳的再快了一些,一下又一下发出轰鸣的“咚咚”声。他的脸又红又烫,像只受惊的小动物。
长时间沉默之后,对方像是看透了勇利的心思,他大笑着,之后递过了勇利的眼镜:“来,戴上,再好好看看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听完这一番话,勇利心一沉。心想这不用看都知道啊,这么说了还能是女孩子不成?欺负我高度近视对不对?完了完了,在新学校遇到的第一个人就认错了性别,这可怎么办啊,太尴尬了…但是尽管如此,可怜的胜生先生还是想要保住一点自己的形象。他站了起来,拍去制服裤上的灰尘,故作很严肃的清了两下嗓子:
“咳,咳…我叫胜生勇利,是今年的新生,你呢?”
他的手心渗出了阵阵的汗。成败在此一举啊!勇利心中的小人摇旗呐喊。
“Hi!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请多指教!”
咦?外国人啊?他一楞。总算逮到了机会好好打量对方。他的睫毛长长,扑闪扑闪的,像是搔在勇利心头的一把小刷子。少年脸上特有的细小绒毛逆着光,仿佛为其镀上了一层光晕似的。
勇利的心跳又漏了一拍。

只不过是个囤涂鸦的地:

P1上半身是官方的,下半身是我妄想补完(就画着玩……

好想看盐维(不存在的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